分享到:
星座交际指南:
【独家连载】阿九幽默小说《大强外传》合集1

1

大强今天起得特别早,站在镜子前用小木梳蘸了点儿水,将头发从脑门到后脑勺统统梳理一遍,高兴得哼着小曲儿厨房客厅厕所来回溜了二里地,家里装修得很体面,华丽得要命,头上的奥普吊顶都似乎在绽放光芒,照得他睁不开眼。就连摆在门口鞋架上儿子胖嘟嘟的小棉脱鞋,他看着都柔软得可以攥成一个绒球。鞋头顶端缝着一个可愛的小虎头,正咧着嘴朝他乐呢。大强想:家具都得换掉,我这正高级别的堂堂大主任,用旧家具显得心理年龄太小了。“翠花,走,去买家具去,咱屋里的柜呀,床呀,统统换新的。”大强喊道。

夫妻俩一溜烟跑到家具城,大强眼珠都转不过来了,大中小型家具琳琅满目,非洲的古典的欧式的德式的日式的东南亚的地中海的田园的英伦的要啥有啥,就连门都有实木的红木的陶瓷的金属的象牙的,大强眼都花了。他偷偷瞄了老婆一眼,天啊,那翠花在一地中海风格黄牛真皮沙发前驻足不前了,一看价格,大强眼珠一转,差点掉出来,19999元,还套装,你说卖个沙发弄啥套裝啊,咋跟女人买衣服似的。“走啊,翠花,前面还有更好的咱去看看。 大强仗着身材苗条,双腿灵活,健步如飞,翠花在后面连跑带颠也追不上,但也得追呀,眼见心爱的老公要消失在人群中,翠花大吼:“你给我站住。”

大强一个堂堂七尺还余一寸五的男儿,听到这柔情似刀的一声吼,愣是象木桩一样立在原地,物理中的惯性在他身上消失了。“老,老婆,我这正给你看衣柜呢。”大强手指旁边衣柜展厅,嘴里嘟囔着。“不是来买沙发和橱柜吗?怎么又看衣柜了?”老婆不耐烦地边走边问。“我这不寻思咱家新装修挺漂亮的,你把你那旧衣服都送給邻居二丫得了,咱买批款式全新的,欧式名媛的,高端意式的,时尚休闲的,日韩的,唐朝的,想买啥买啥,哥不差钱,啊。”老婆本来怒气冲冲的脸一下子阴转晴。“大强,你对我真好!”老婆扭扭捏捏搓着衣角,好生妩媚。眼前一个枫木三门衣柜映入了翠花眼帘,大强顺着老婆的目光望去,优雅稳重,古典静谧的三开门向他走来了,大强一步步挪近,五折甩卖18888元,我晕,大强倒吸一口凉气。说也凑巧,翠花急着去厕所了,大强对着卖衣柜老板大声喊道:“把这阳光金海岸柜门给我来四个,一个备用,找对象还要备胎呢。”“大哥,这衣柜是创意DIY组合,就象秤杆离不开秤砣,不能拆开卖。”老板生气地说。“咋地,想脑出血是不?我就要创意地买,要组合我自己组。与你何干?”老板无语。开票,付款,走人,一切都进行得那么快,等老婆从厕所出來,大强已在门口等侯20秒了。

2

下午家具城工人运来4个套装门,工人送到楼下,说一件从电梯运到被窝共5块,可4个门竟然装了12包,商家多会赚钱啊,大强想,我打小上山背柴火长大的,牛背我都不坐,用你,自己来。大强把窗戶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缝儿,刚好能钻进他的脑袋,大强长得不是很壮实,但身材确实恰到好处,即使穿着休闲装也能从他偶尔的动作中看出线条,引以为豪的是他的脑袋与整个身材相比略显优越,据说比爱因斯坦为神经元提供营养物质的胶质细胞还多,额叶宽阔,大脑皮质摊开后面积极大,智商高,情商更高。他脑袋就这么往窗外一伸,楼下的运货工人立刻发现了,冲楼上招了招手,示意大强下楼。大强几个箭步冲到楼下,二话不说,用手势指挥工人们让开,弯着他那无论如何也发福不了的腰,刚毅的脸庞完全写满了认真,大强常挂心头的一句话是:一个男人,最重要的不是相貌,也不是才气,而是勇于面对压力的勇气。今天压力来了,为老婆孩子,为家庭,开心幸福没烦恼,你就是好男人,大强这样一想,浑身充滿了力量。

没有一个工人来帮他,大强觉得无所谓。反正我也没付钱,我如果给你出了钱,然后什么事都要你干,还挑三拣四,指手划脚,那种事我也做不出。于是,这个己过不惑之年的男子试图将一包货背到背上,他试了三次,第三次终于能站稳了,这过程的个中滋味,大家可想而知!当远在千里之外的我听说此事时,己深深地被这个男人强烈的责任感和吃苦耐劳的精神感动了。货背在背上后,大强什么也没说,也没有表示什么,脚步走在台阶上,原本轻盈的步子略显沉重,那是赚钱的代价,那也是一种无奈。几个来回下来,大强身上几近透明的的确良白色衬衫浸透着汗水,那是上高中时参加运动会花十二块钱买的,珍藏了二十多年,今天派上用场了。他卷着袖子,衣服前面仅剩的二个扣子是解开的,依稀能够看到从脸流到下颚再到身上的汗水。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别说体力活,每天走路上下班也就十分钟,一直以为自已体质己经有所下降,但今天的事实证明:咱去哪儿都饿不死!大强发出了一声极其轻松的叹息,往桌上小猪存钱罐里又投了六十元钢蹦,装修以来,雇搬运工就己经省下八百六十元了,够一个备用门了,想想就高兴。

3

忙碌了一下午,大强确实有些累了,上身纯白的衬衣微微有些湿,汗透过衬衣渗出來,将原本绝好的身材更是凸显得晶莹剔透。大强气还没喘匀,突然想起翠花去美容院前曾叮嘱过他,五点半前要把米淘到锅里,老婆对他的信任和栽培,使他在近十年內的发展迅速超过了前三十年父母对他的培养,先后从医士、医师、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到现在的主任医师,如果没有翠花的鼓励和鞭策,大强是不会有今天的,这些大强都深深藏在心里,从不对外人炫耀,男人嘛,低调些好。大强用袖子抹了一把汗,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还好,不到五点呢,老婆每次做美容至少要四个小时,时间尚早。大强这么一个爱干净的人,顾不上脱下脏兮兮的衬衫,头朝下栽到断了两根弹簧的床上,再也不想起來。

每周不间断的上班再加上要值三个夜班,本來就够累了,今天又当了半天力工,四层楼,十二次负重上上下下的折腾,大强真是醉了!细细算来,做了四十多年的儿子,又做了八年的爹,对上鞠躬尽瘁,对下死而后己,赚卖白菜的钱操卖白粉的心,看来中年男人确实是自然界活得最累的动物,但正因如此方显我大强之英雄本色。想到此,这个中年男人悟出一个道理:“医院没烦事,后院不起火,知足常乐,福哉!”。头朝下躺在破床上,加上过于劳累,大强心潮起伏难以入睡,迷迷糊糊中,他又想起了一辈子让他难以忘却的那段人生经历,想起了住在他上铺的兄弟李风。

李风当年人如其名,行走如风,上课爱顶嘴,下课爱捣蛋,头脑聪明,科科精通,尤擅数学,甭管啥问题,一律来者不拒,估计哈佛大学90%高才生都答错的题,他也能边吃早点边嚼出答案。不光如此,他眼神中流露出的令世人永远无法理解的神色和经常握紧的拳头,更增加了他的神秘感和力挽狂澜的气势。

4

大强依稀记得,那时班里的女孩子多数对李风敬而远之,因为他无论何时何地走路都健步如飞,两脚生风,一般女孩子是追不上的。只要从他旁边经过,那大风就在耳边嗖嗖地穿过,有点像恐怖片定格时的音乐,胆小的哪敢靠近。班里有一个女孩儿却胆子不小。她梳着五号头,袅娜纤巧,肤如凝脂,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不淡,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大概由于脸蛋娇小,又带着一副黑边重金属框眼镜,所以总是微微扬着头走路,即使这样,也很难看全看清她刘海下的容貌,所以给人深刻的印象是她眉宇之间有种超越了她年龄的成熟和干练,她就是莉莉。

李风走路的速度大概只有莉莉能跟得上,而且扬着的头估计不会被李风带来的风吹感冒。大强当年就坐在莉莉身后,也不知什么时侯发现李风经常坐在莉莉的座位上,冒着被老师批评的危险,埋头专心致志地为莉莉解答难题。平时李风写字很草,老师为此没少说他,但为莉莉解题时却写得工整异常,解题步骤也十分详细。

大强虽然每日潜心学习,但坐在这两个人后面,总有些许摸不到的心痛和徬徨。他痛下决心: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考个好大学,找个好老婆!

让大强发奋图强的还有住同一宿舍的纪录那小子,纪录当时肤色白晳,与大强站在一起就好比刚剥完皮儿的鸡蛋和蛇皮果放在一起,也更像刚削完皮的山药和削完放了两天的土豆同时出现在案板上,喜剧感颇强。那纪录五官清秀中带一抹俊俏,帅气中多一份柔情,在柔情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身独特的空灵。大强记得每到周五纪公子便会背着背包失踪,后来听人讲是找一位江湖人称“八号”的学妹去了。那学妹微胖但也皮肤白晳,大强想起这事儿就气不打一处来,你说你个纪公子,本來那么白,还有过七任女友了,己打破学校早恋新纪录了,就不能白白送我一个? 如果说李风是张无忌,莉莉是赵敏,小纪是杨过,我大强至少也算金毛狮王级别了。大强当时也不是没有心动女生的,令大强心动的女生纵使没有莉莉清艳脱俗,也不及“八号”面如冠玉,但秀外慧中,明目皓齿,只要她对他嫣然一笑,大强做牛做马也心甘。大强正想得入神,突然,电话铃响了。

5

“一定又是医院里那些糟心事!” 大强心想,但身体并没有动,他不想接电话,烦着呢!自从干了这一行儿,大强几乎没睡过一天安稳觉,钱可能比别的行业挣得多,但是生活混乱,黑白颠倒,还有司法的不公、公众对医疗工作的误解、媒体的炒作,使大强觉得医学真是个不完善的学科,甚至不能算一门科学,因为医学不能象数学物理那样精确,连他自己感冒了都计算不出什么时候会痊愈,更计算不出一个病人什么时侯死亡。但医生每天面对生命,知道生命的价值,不想让生命泯灭,可相对于自然规律,医学如螳臂挡车,明知不能为又不得不尽力而为之,像唐吉柯德。人们往往忽略了要奋斗就会有牺牲这个浅显的道理,都不想死亡,就把希望寄托在医生身上,这是多么沉重的担子,大强瘦弱的肩膀怎能担起?有一阵儿大强猛吃,吃完就睡,总想胖点,站那里唬人,但最后弄得胃难受也没有胖起来,放弃了!气人不?

电话还是响个不停,大强不耐烦了,扭头一看,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谁呢?大强犹犹豫豫拿起电话,“喂,您是……?”“刘大强同学,你不记得我了吧?我姓徐,你猜一下我的名字?”徐……,女同学中姓徐的倒真有几个,但留在大强记忆深处的只有一个,叫徐T,她那张最能体现气质和颜值的照片他至今还保留着。照片上的徐T托腮凝眸,若有所思,眼睛弯得像月牙儿一样,湖水般清澈的眸子是会说话的,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那稳重端庄的气质,再调皮的人见了都小心翼翼。她冬天爱穿一件红色外套,色彩柔和,俏皮可爱,远远望去,象一只小蝴蝶飞过一样。那个时代不象现在,男女朋友都穿情侣装,那时男生基本就是深蓝深绿色系,谁也不敢跃雷池一步,大强只能穿一双红色袜子来陪衬,后来就做下了一个病根:非红色袜子不买。大强低头看了一眼脚上的红袜子。对,是徐T,一定是她!大强追不及待地拿起电话,“你是徐T吧?很多年不见了,你现在在哪里?做什么的?忙吗?……”一连串的问题很自然地蹦了出来。电话那头儿传来了爽朗的笑声,“大强哥,还徐V呢,我是小芳,有件事想求你帮个忙啊。”

6

徐小芳?大强努力从记忆中搜索,这个名字似乎并不陌生,因为刚上大一那年,李春波的一首《小芳》流行于大街小巷,脍炙人口, 记得每天晚上自习结束后回宿舍的路上,他都喜欢哼着这首歌,每次哼起这首歌,他眼前都会浮现出徐小芳的身影。

上高中时班里姓徐的女生只有两个,而且长得都是娇媚动人,风姿楚楚,徐T是那种怀抱圣经坐在阳光下的感觉,有如梦境,可望而不可及,而小芳则行动似弱柳扶风,梨窝浅浅含笑含俏,给人一种需要被呵护的感觉。小芳当时与莉莉同桌,两人形影不离,甚是要好,但自从李风的出现,她的座位经常被霸占,课间或晚自习小芳无家可归,大强还解救过她好几回呢!在大强心里这个徐小芳是个可爱的小妹妹,而徐T则不是。

大强喜欢《小芳》这首歌中朴实直白的歌词和怀旧抒情的旋律,刚上大学那会儿宿舍门口的值班大爷不认识他,每次哼到宿舍大门口,大爷都会扶着老花镜,用昏花的眼睛把他从头望到脚,又从脚望到头,然后笑呵呵地说:“这么晚了还来看孩子啊,小芳应该住在那边那个女生宿舍楼,嘿嘿……”。大爷还以为他是学生家长呢,然后大爷又低头瞅了一眼他脚上的红袜子问道:“这位大叔,今年是本命年啊,看你挺年轻的,不象48岁的年纪,36了吧?结婚够早的”。大强被误解己经习惯了,也调侃着回应:“俺这是一步到位,干啥都着急,大爷您就多担待喽!”刺溜就窜上楼了。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优美的旋律又在大强耳边响起,徐小芳的身影也随之呈现在眼前,小芳辫子虽不长,但确实好看又善良。想到这,大强使劲睁了睁眼睛,定了定神,继续接电话。“喂,你是徐小芳啊,好多年不见了啊,前两天碰见忠实还提起你了呢, 他说上次你回来探亲他喝了最后一次酒,再没喝过,小芳你不够意思啊,也不告诉哥一声,就单独与老李那家伙喝酒去了,好歹咱前后桌两年,我还在你危难时收留过你呢。”

7

“大强,瞧你说的,我二O一二年十一是回去过一次,桦南没有飞机场,我只能先飞到佳木斯。你说这回去一趟吧,除了看望老爹老娘公公婆婆的,还有很多亲戚朋友,南宁这特产也多,什么马山黑山羊啊,宾阳狗肉啊,珠江香猪啊……,还有很多亚热带水果,你那嘎达都吃不到的,这些东西我一装就是两大箱,托运完下了飞机拿不动啊,所以我让忠实到机场接我,然后把我送到火车站,忠实说他正好在乌苏里江游泳时捕了一条10公斤的大马哈鱼,还是驼背的,很稀罕的,非让我去他家尝尝他的手艺,顺便歇一会儿。那天忠实把冯忠厚也叫去了,大强你说,忠厚上高中那会儿老实巴交的,现在可不一样了,当了几年兵然后进国税局,混得不错,光脖子上那金链子我看足有 一斤重,气人不?忠实那人实在,把那条大马哈鱼收拾了,有红烧的,有清蒸的,有家熬的,各是各味,还做了一锅大枣黑米粥。老家的东西真是香啊,二锅头酒也好喝,你不喝酒忠厚能磨叽死你,结果把忠实给灌醉了,哈哈。”

小芳一气儿说了这么多话,大强都懵了,他从小芳说话的语气和表达上,己然觉出徐小芳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害羞、多愁善感的小女孩儿了 。

大强“啊……啊……”地答应着,等小芳说完,大强说道:“那一定是忠厚送你去车站的喽?”

“对对,开忠实的车,还酒驾呢,但忠厚权力大,啥都能摆平。”小芳爽快应着。

“听说你也在医院工作,同行啊,但咱成不了冤家,你做B超,属于功能科,我在脑外科,握握手好啦。对了,你刚才说有事找我帮忙,什么事啊?”大强继续问道。

8

“ 大强哥,你帮我问问咱那边有进口的玻璃酸钠注射液吗?日本进口昆明分装的商品,名叫阿尔治, 是一种骨关节营养药,我妈就是用这个好,说其他的不行,你赶紧帮我问问,能弄到不?”经大强一提醒,小芳着急了。

只听电话那边立刻回应:“小芳?,这种药,我们医院没有,我朋友的药店有,但是是上海产的,不是日本的,如果想要日本的,得进进看。国产的不到90元,进口的200多。桦南目前买不到进口的,佳木斯二院有进口的,270多一支。 我让佳木斯中心医院的朋友联系药,然后你妈直接去找他就行。 要几支?”这番回答令小芳吃惊,大强敏捷的反应,熟练的专业素养小芳好生佩服,好久没这么痛快了,她好生感动。

“十……支。”小芳有点不知所措。

“ 好,那我把我朋友的电话一会儿微信传给你,你们直接联系,要不我怕忍不住,挣个外快了。”大强在电话里笑嘻嘻开玩笑地说。

“那就挣点呗?”小芳也附和道。“ 给多少呀?最好是美人计啥滴。”小芳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过了一会儿,笑着回应:“还是那么调皮,谢谢大强哥。”就撂下了电话。

小芳长嘘一口气,如释重负,给妈妈买药这件事困扰了小芳很久,没想到老同学这么快就解决了,同学情至纯至真,如城里的月光,“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总有个记忆挥不散,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总有着最深的思量……,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温暖他心房,看透了人间聚散,能不能多点快乐片段……”,不知为什么,这首歌词忽地跳进了小芳的脑海中,她轻唱着。此时窗外柔和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儿挤进来,让人心透明,顿生温馨。小芳迫不及待地打开那本她最留恋的相册,高中同窗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一句句真诚的话语,像电影一样在她脑海浮现。从豆蔻年华到花季,恰同学少年,一同经历成长的烦恼,承受考试的压力。虽然有很多痛苦的回忆,但没有虚情假意,没有物欲浊流,确也算是一段流金岁月。突然,一张三人合影吸引了她的目光,照片上的三个人玉树临风,意气风发,居中的就是刘大强。

与本文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