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星座交际指南:
《俺们这一代》13-18

13

扒苞米是新生入学的第二次建校劳动。劳动大军一大早就排着队出发了,少数有收割经验的学生拿着学校配发的镰刀,多数人的手里都攥着一根筷子做成的苞米签子,每年的这个时刻,校门口的老王家都非常讲政治,火力全开积极配合,顺便也跟着换一茬筷子。

一班是排着队先走的,丽芳注意到走在前面的刘帅拿着一把镰刀,她不由自主地跟着担心了起来。苞米地在一中的大西边,开始是一段公路好走些,后来就全是土路深一脚浅一脚的了。步行的时间有半个多钟头,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集体活动一向都不寂寞,那情景不像是去农田干活儿,倒像是学校组织去秋游。丽芳一路上都心神不定,满脑子都是刘帅拿着镰刀的样子,她只记得尹半仙调侃地说六班的两个女生一看就是旺夫相,而另外两个男生还有他自己将终生为情所困。

扒苞米分两个步骤,前面的人用镰刀完成收割,苞米杆带着苞米棒子一铺铺地倒在地里,后面的人用签子挑开苞米棒子的皮把棒子扒出来,扒好的苞米棒子都堆成一大堆儿,学校最后派车来集中拉走。乡下来的同学多半是庄稼地里的好把式,赵海和阿民的动作最快,一会功夫就扒了一小堆,乃良受文艺青年所累,动作多少要矜持些,刘大强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虽然也很快,只是要忙里偷闲地掏出小木梳梳理一番,着实耽误了进度。没干过农活的同学们模仿能力都很强,阿玥看了一会儿就看出了门道,开始手把手指导起小梅来,丽芳的心思不在干活上,她始终担心刘帅的镰刀会伤到他自己,万一不小心碰到腿上可怎么办,想到这她突地打了个冷战,签子一下扎到了手上,阿玥和小梅看在眼里,丽芳不好意思地低头笑了。

扒苞米的劳动在无限欢乐和有惊无险中结束了。午饭之前,同学们排队回到了学校,路上又是一路欢歌笑语,阿民和刘大强走在最后,看见外班的一个女生从拉苞米的车上摔下来裤子摔开了线,使劲儿忍着硬是没笑出声来。娟子和洪艳在班里负责出板报,看见大家回来兴高采烈的样子,直呼后悔没去,错过了一次宝贵的集体劳动体验。

14

放学路上,丽芳仔细观察了一下刘帅,她注意到刘帅的裤腿破了,是个不大不小的口子,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刘帅非常潇洒地一撇腿上了大金鹿,没事人一样自顾自地走了,李英俊推着大永久刚要撵上去,看见丽芳向他使了个眼色,硬生生把抬起来的腿又放下来,推着自行车跟着丽芳走到了旁边。

在丽芳的追问下,李英俊吞吞吐吐地交代了刘帅受伤的经过。一班乡下来的学生少,刘帅以前在农村的姥姥家和小舅一起下田干过农活,所以自告奋勇地领了一把镰刀,割苞米的时候刘帅不想被别的同学落下,有些心急于是不小心伤到了自己。李英俊说完不无惋惜地说:“白瞎他那条迪卡裤子了,开学前刚做的。”丽芳又急又气,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李英俊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低下头看自己的回力鞋,不吭声了。“他去校医那了吗?”丽芳问,“没有,刘帅说是小伤。”李英俊陪着小心回答着,“伤口不深,也没出多少血。”看丽芳没反应,李英俊小声地补充着。“跟我走吧,我二舅家有云南白药。”丽芳骑车先走了,李英俊忙推着大永久跟了上去。

骑到大洼兜的上坡那儿,丽芳在前面给李英俊扔下一句话:“不要告诉刘帅药是哪来的,知道吗?”“知道。”李英俊在后面呼哧带喘地回答。

15

“妈,我让你借的书借了吗?”刘帅一边吃晚饭一边问,“你要的《日瓦戈医生》和《苔丝》有,《红与黑》和《飘》借出去了,要下周才能还回来,书给你放电视那了。”妈妈回答着,“以前你总帮人借金庸的书,这次是给哪个同学借啊,品味很高嘛!”妈妈试探地问,“我们班的,你不认识。”刘帅含糊地说着,飞快地吃完了晚饭。

帮妈妈洗了碗筷,刘帅擦干手拿着书回到了前院自己的小屋。他先是用报纸仔细地把书包好,用塑料绳捆了个井字格并系上活结,然后才换下外裤,仔细看了看左小腿上的伤。伤口不大已经不出血了,只是轻轻按上去还有点疼,他拿过李英俊专门送来的云南白药小药瓶,轻轻地把药粉敷在上面,然后用纱布包扎了一下。想着李英俊着急忙慌赶来的样子叮嘱他这几天绝不能洗澡也不能沾水否则会有感染的危险,刘帅不由得笑了,李英俊什么时候也变得啰嗦起来了?这不像是他的风格啊。他说李英俊啰嗦时,李英俊的大黑脸居然还红了那么一下,好在天黑看得不是很清楚。

刘帅换上了一条带两条白杠的湛蓝色运动裤,临出门前,刘帅把妹妹刘夏叫过来,把破了的迪卡裤子交给妹妹,请她帮忙缝一缝,刘夏说我缝的不好哥你可别怨我,刘帅说你看着缝吧别让咱妈知道就行。

16

刘帅小声哼着《在水一方》顺着四中北边的大路一直骑到了县委大院门口,傍晚的风有点冷,他停下车把运动服上衣的拉锁提了提,正要往南拐,远远地看见老猫骑着他的新飞鸽带着周杨往三完路口去了,老猫的淡蓝色防雨绸的运动服和白色真皮旅游鞋很拉风,一眼就能认出来。刘帅换了个方向,默不做声地骑着车经过电影院来到了电力局路口再往南拐,他知道老猫回家肯定不会走这条绕远的路。

“谢谢你送我回来。”周杨在楼下礼貌地向老猫表示感谢,老猫一只脚踩在脚蹬子上一只脚着地,扬着头特义气满不在乎地大声说道:“都同学客气啥,有啥事吱声!”说着摆了摆手示意周杨上楼,没等周杨再说什么,老猫已经骑着车顺着原路走了。

周杨没有上楼,她看了一眼手表,接着再抬头就看见了刘帅。刘帅腼腆地笑了一下,先把自行车停好,走过来把书递给周杨说:“这是你要的书,有两本得下周才有,你先看着吧。”“谢谢,太麻烦你了。”周杨接过书表示感谢,“不麻烦,真的,想看啥书吱一声。”刘帅非常诚恳地说,“嗯。”周杨微笑着点了点头,“那没事我先走了。”刘帅推着大金鹿走了几步,然后一个潇洒的飞身上了车,回家去了。

17

刘帅回到家刚好七点,刘夏和爸妈正在后屋看电视,他停好自行车,回到自己的小屋,拉上窗帘整理了一下书桌打开台灯,拿出物理书仔细看了起来。教物理的邱江老师第一节课就说过,高一的经典力学是考验学生脑瓜开窍的法宝,开学已经半个多月了,刘帅明显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学习压力。

从小到大刘帅一直都是学校里的尖子生,小学是以五完第一升入中学的,中考成绩在四中则仅次于老付和老何。根据入学采用的蛇形分班法来推测,刘帅判断自己班里第六应该是年级第四十八名,这是他头一次感觉第一名的位置离自己是如此的遥不可及,如果把这些同学编到一个班的话,那真是想都不敢想的情景。一班的前五名里,都是当地中考的顶尖高手,学习上个个都身怀绝技,周杨全县中考排名第一,始终给人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艳芝是庆发的中考状元,学习扎实严谨没弱点不偏科,佳玲是闫家中学的首席,起早贪黑抓紧一切时间学习,一副摩拳擦掌誓把周杨拉下马的架势,老付稳坐泰山自顾自学自己的,丽丽天天昂着头走路,感觉压根没把刘帅作为对手放在眼里。对前五名虎视眈眈的还有几个学习上的好手,比如东翠毛毛刘峰和纪亿,外班的超一流种子选手小常和刘晶就更不用说了,每每想到这里,刘帅都会不由自主地打一个寒战,不论是和别人比还是自己和自己比,他都感觉到了三年之后的高考带来的重压和紧迫感,这种压力和紧迫感来自内心深处如影相随,时时刻刻鞭策着自己要学习压倒一切绝不放松。

18

每天晚上的七点到九点,都是雷打不动的晚自习时间。住校的同学吃过晚饭,一般都会在操场上玩一会儿。老高用班费买了一个排球和一个篮球,课间午休以及晚饭后都是打球的时间。篮球场就在平房教室的西边,几块巨石压着篮球架子,篮板上只有一个光秃秃的篮筐,篮网早就不见了,占清和老金都是篮球场上的常客,时常也会参加班级之间的比赛。比赛时,五班的同学都会跑来助威加油,有个比较规律的现象是,只要洪艳或娟子来看比赛,占清三分球的投中率就会很高,老金就特喜欢三步上篮,最后潇洒地两分命中。篮球是少数高个同学的专利,排球的群众基础要更好一些,以乃良为首的排球爱好者们喜欢在平房北边的操场上围成一个圆圈,轮流发球接球,男女同学皆可参与,谦让有加其乐融融。

晚自习七点开始,时间一到,打球的都自觉地走进教室学习,教室里鸦雀无声,只有翻书和挥笔运算的沙沙声,就连问问题也是压着嗓子生怕干扰到别人。九点一到,教室打扫卫生,关灯走人,赵海负责锁门。女生们喜欢成帮结队地一边唱着歌一边手挽着手排成一个大横排走回宿舍去,男生们喜欢走在女生的后面听着女生唱歌回到宿舍去。洗漱完毕后,九点半宿舍里统一关灯,管理宿舍的老刘会挨屋查看,遇到点蜡点手电看书的,就会敲门玻璃批评教育一番。阚老师也查过宿舍,不过不是常来检查。在摸清了老刘和老阚的活动规律之后,乃良的蓄电池小台灯终于派上了用场。

与本文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