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星座交际指南:
杨澜:不平等的平等

有什么样的女人,就吸引什么样的男人。这世界没有人有义务保证你幸福,除非你自己创造幸福。我相信世界上有各种能量场,快乐、平静的女人能量高,就会吸引到好男人向她靠拢;哀伤、慌乱的女人能量低,好男人就会下意识地躲避。

--杨澜

女人是感性动物。只要说起感情的事,我们的兴趣就来了。《天下女人》的演播室里没少谈过两性话题,从剩女到相亲,从恋爱到婚礼。我觉得,评价一种关系的品质,要看关系中的两个人是否因为在一起而成为更好的自己。美好的关系应该是相互滋养相互成全的。有一次我跟冯小刚和刘震云聊天,问他们为什么能合作20年,从《一地鸡毛》《手机》到《一九四二》,是不是因为相互欣赏。刘震云回答说:“比相互看的眼光更重要的,是面向未来的眼光能不能落在一处。”用这句话形容夫妻关系是不是也很合适?

德国音乐人老锣向龚琳娜求婚时说:“我没有钱,但是我很富有,因为我有自由。”对于一名文艺女青年,没有比这句话更能打动芳心的了。但同样是老锣,跟未来的丈母娘说话却不太着调。当龚琳娜的妈妈把女儿在各种晚会上身着华服对着口型演唱的录像放给他看时,他的评论居然是:“恶心。实在太恶心了。她连真的声音都没有!”那时的龚琳娜很苦闷,她不愿假唱,但她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特色。她需要的不是一首能唱红的歌,而是一条路,一条适合自己的艺术之路。就像后来老锣为她写的一首歌《你在哪里》的唱词:“哎哎你在哪里?哎哎我看不到你,哎哎我找不到你,我在跑,我在跑,一直跑,跑得找不到。哎哎,我在哪里,我找不到我,我看不到我,我的心,哎哎”,那份苦闷与彷徨,尽在其中。2002年,她遇上老锣,两人一起开始摸索中国新艺术歌曲之路。他们一起玩音乐的时候可以一唱就是三个多小时。不为迎合什么旋律,不必迎合什么口味,音乐再次成为发自内心的歌唱。龚琳娜说她的心灵打开了,全身经脉通畅。她去贵州采风,听少男少女约会的情歌,听奶奶们围在火炉边的老歌,真觉得音乐是如此美妙,过去怎么就没有发现呢?他们结婚,住在美丽的巴伐利亚森林边,养育两个儿子,虽然穷却有无穷快乐。于是有了被称为神曲的《忐忑》,虽然让人一个字也听不懂,却有一种神奇的吸引力,因为歌曲中每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情绪,都那么真。龚琳娜与老锣的爱情,让两个人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声音。

与本文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