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星座交际指南:
罗伊菲:古老的情歌

他们俩的年龄加起来,超过150岁!

他寡言少语,内向而深沉,神色间流露着一般狷介孤傲的气质,宛若早期的中国知识分子,看人总不太顺眼。他嗜好不多,唯读书和音乐。对于书,他是“吾一日不读书,便觉面目可憎……”这句话的信徒;对于音乐,他只沉迷西洋古典乐曲,其他不屑一聆。他朋友很少,强调“君子之交”;他憎厌一切他认为和百年中国积弱有关的陋习,包括麻将和人性贪婪。

她热情外向,有着北方女子的率真和坦直,虽然活了一大把年纪,对世事仍是一派天真。她对人性,有着不可救药的信心,因此三教九流都成好友。她一丝不懂西洋古典乐曲,迷醉的是她哼唱了四十多年的京剧;麻将在她心中是国粹,是治老的最佳“运动”。

若说他是那深淼静水,她便是那耀亮的火焰。水火不容的两个人,却成就了亲友口中称道的好姻缘。

有人问她,五十多年相随岁月,如何走过来?她答一个“忍”字;问他呢,他答一个“让”字。

听在追求自我的年轻一代耳中,简直不可思议!如此忍让度一生,人生还有什么乐趣?生命还有什么意义?

若再追问,忍字头上一把刀,难呀!她说:一点不难嘛,凡事多替他想想,不就没怨没气了?问他该怎么让,他说:很简单呀,她喜欢的事,就让她去做,总得给她一片自己的天空。

与本文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