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星座交际指南:
杨澜:那件没有机会穿的衣服

你是不是与我一样,在衣橱里总吊着几件自己十分钟意却从没有穿出家门的衣服?我们曾经咬牙跺脚,狠着心花了一大笔预算把它们买下来,却只有在独处的时候才拿出来穿上身,在镜子前左照右看。这件事本身就是男人们无法理解的事。

大约十年前,我在纽约曼哈顿著名的Burdorf Goodman百货店看中一件玫瑰红色的无吊带礼服,是那种既正又浓的玫瑰红色,它真丝质地,纱的内衬,使整个裙型挺括舒展。当我在试衣间穿上它时,兴奋得额头上竟沁出细汗来。头脑一热,立马就付了钱。

可一晃十年过去了,我竟然没有一次在公开场合中穿过它,有时是因为场合不够隆重,它会显得有点“过”;有时是因为舞台背景颜色相近,它会被淹没其间;有时与搭档的衣服颜色“冲”了;有时嫌自己胖了些,想想不如减肥以后再穿吧。它在我心目中是一件完美的衣服,我总在等待一个完美的日子,但那个日子总相差那么一天。每当我在衣橱里看到它,就象与一位老朋友打过招呼。只见它一尘不染,风姿依旧,倒象是一面时光的镜子,照出自己的种种变化。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她的艳丽和张扬会让我胆怯,就越发不敢穿它了。倒是旁边那些黑的、白的、银的、金的颜色,长的、短的、不长不短的式样轮番变化着。今年喜欢的,明年不流行了。唯独它,永不过时,安安静静地等待自己的出场。

一件从未穿出门的衣服可以代表女人内心最深处的幻想;或许人的一生的最佳注释就是你想做却没有做成的事。有一次《天下女人》请来一位小保姆。她平静地讲述自己的故事:她一直成绩优秀本可以考上大学,但家境贫寒必须辍学打工。她来到北京的一户人家,主要负责照顾家中刚考上大学的男孩。两个年纪相仿的青年不同的机遇,没有让她轻慢自己的工作。她说:“也许我永远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可我毕竟有过那样的梦想,它让我在内心里与众不同。”

这世上到底由什么来决定我们是谁?我认为大概有三类事:一、完成的事—世人以此来估量我们的成就与价值;二、不做的事—后人以此来评价我们的操守与底线;三、想做却没有做成的事—这常常是只有自己最了解、最在乎的事,是一个更真实的自我的认定。正如建筑师的空中楼阁,又如我的玫瑰色的礼服,还如小保姆内心的倔强与尊严。

它们,才是我们的最爱。

或许人的一生的最佳注释就是你想做却没有做成的事。

与本文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