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星座交际指南:
【独家连载】横岱传奇小说《奇侠传》36~38

36

冉五爷坐在马车里心事重重,自从陈江带人走后他便患得患失。几番挣扎后不得不为后手考虑,因此今日特意于燕春楼会一大人物,不过此人现正在燕春楼昏睡。这人便是东海水师提督刘群。

刘群前来是为同冉五爷商量盐帮协助剿匪之事。东海海盗甚是猖獗,不仅抢掠,连水师都敢与战。剿过几次,吃亏不小,概因缺少高手。商人无利不起早,这伙海盗抢掠甚久,应积蓄深厚,需要商量一个分成法子。昨日到得扬州城内,今日早早按约来赴会。

天字一号房内坐定,见老板娘佳玲都是风情万种,心想这地方肯定错不了,冉五果真会享受。果然老板娘安排这姑娘那叫个绝,楚腰纤细、冰肌雪肤,颜如碧玉、目若秋水,刘群甚是惊喜。姑娘咯咯一笑道:“奴家虞美人,大爷您怎么称呼?”“水…刘…,唉,你就叫我刘爷吧”刘群结巴地回道。酒过三巡,刘群盯着虞美人让人想入非非的小嘴说道:“为爷唱首小曲如何?”虞美人心想:这人看着风度翩翩,不想也是这般低俗,男人果然都是畜生,我就教训你一回。便道:“刘爷,奴家实不会什么小曲,不如斗拳如何?您输喝一杯,我输喝双杯。”“姑娘不要食言哦!”刘群来了兴致。两人挽起袖子,抄起筷子:老虎、老虎、棒子、鸡…。不肖片刻,刘群喝了十几杯,虞美人则喝了二十余杯。刘群酒力微起,却见虞美人面不改色,心中不愤,喝了声:“换碗”。虞美人咯咯笑道:“刘爷威武!”挥筷续斗。

两人交换了七八碗。刘群伏于桌上打着酒嗝含糊道:“不剩酒力,还有要事,不…不能喝多.”虞美人捅了捅刘群:“大丈夫那能说不行,奴家这一半还没喝到,要不您喝一个,我喝三?”刘群晃悠着坐直身:“当真?”“那能骗您,您是我的财神爷啊”虞美人温柔言道。于是两人继续斗拳,多轮过后,刘群咣当倒地,人事不醒。虞美人上前搀扶,刘群竟如千斤重,死活抚不起来。虞美人恨恨地踢了一脚:“嘿嘿,臭男人,女人的话你也信!”

冉五爷见到刘群时吃了一惊,一个水师提督竟被人灌成这样,双手抵其后背,输功助其醒酒。不一会儿,刘群从酒气蒸腾、大汗淋漓中醒了过来。发觉如此狼狈,尴尬说道:“有劳冉兄,那姑娘真是海量。”冉五爷微微一笑:“我倒是忘了同大人说,这燕春楼藏龙卧虎,您这千金之躯可要当心。”刘群红着脸闪烁道:“受教了,我们还是说正事吧。”两人低声一番讨价还价,将大事商定。冉五爷见刘群状况,不好让其再饮,于是说了声:大人您歇着。便起身告辞而去。

37

刘群本是世家子弟,荫袭朝奉郎,在其姊夫静王宇暗助下出任长江水师副职。国朝置水师三部:渤海水师辖黄河水师;东海水师辖长江水师;南海水师辖珠江、闽江水师。计水军三万五千。刘群刚到任不久即逢鄂州民暴,郡兵被杀散,朝廷急调水师登陆平暴。刘群带三千水师在当地豪强协助下,两月平乱。捷报报到朝廷,静王暗中用力,表功拜东海水师副将。三年后,老提督告老,其接掌东海水师,如今已是四品大员。

冉五爷走后,刘群越想越郁闷,火气上涌,随手摔出几锭金子,高喊了声:“请虞美人姑娘”。不多时,环佩叮铛,虞美人飘飘而来,换了身水蓝色百花衣裙、白纱披肩,胸口一朵大大的红牡丹娇艳欲滴。刘群直愣愣看着牡丹,似有口水流下。虞美人俏脸一红,暗骂了声登徒子,笑着打趣道:“刘爷这是要吃人么?”刘群嘻道:“你这装扮让我想起在战船…”马上意识到失言,闭口不说。虞美人微惊道:“刘爷您在战船上…噢,您是军…要不怎么刚才感觉您有水汽味。”一副心领神会的模样,接着道:“我最喜欢战船了,更喜欢看水战演练。”刘群吃惊道:“姑娘还有这喜好,你与水军有渊源?”这一问似勾起了虞美人伤心事,脸色有些发白,紧咬着嘴唇,眼睛有些湿润。刘群赶紧说:“姑娘莫多想,喜水军战阵,不如咱们演练一下如何?”虞美人神色缓和,微叹道:“都是过去事了,不想也罢。”旋即嬉笑道:“水战啊,刘爷出什么彩头?”刘群一指桌子上金子道:“赢了金子一锭,输了酒一碗,大碗!”“那您输了也大腕”虞美人挽起袖子道。

以杯盘为楼船、花生为走舸两人斗将起来。杯盘挪动,又听得两人念念有词,忽而低叹忽而高叫,真有战场一见高下之态。一会儿,刘群走舸被弓弩压住,楼船被拆散,虞美人全线压上道:“集左队十船,右满舵,撞角直冲您中队,右队、中队以拍杆压制您左队,您右队已转向不急掉头,灭中队后,分一队抵挡来援,其他全部接舷您左队,呵呵,您输了!”刘群凝眉看了片刻,端起一大腕酒,一饮而尽,碗往桌上一顿,高喝道:“再来!”半个时辰,刘群如前状,倒地不起。

刘群这一觉直睡到次日午时,醒来头痛欲裂。小厮送来酸汤和稀粥,勉强吃了一口,又差点吐出。回想昨日之事,不免有些恼火,两度被一个女子喝得不省人事,真叫个丢脸。想起昨日斗战之事暗惊:此奇女子也!刚好欲讨伐贼寇,如能助我,岂不是一段佳话。叫来小厮,塞了片金叶子,客气说道:“能否请虞美人姑娘来此一会?”虞美人见得刘群时,其正在负手看纪今心的词:“酸词烂句,不雅,有伤风化。”虞美人隐着笑道:“刘爷醒了就好,真让我担心。还斗吗?”刘群摆手道:“不斗了,闲聊些风月。”

38

两人推杯换盏,颇是投缘。又至半酣,刘群道:“姑娘可否讲讲如何学得水战之策?”虞美人似有顾虑,扭捏不肯说。刘群道:“不瞒姑娘,我乃是东海水师提督,昨日战戏,深慕姑娘之才,欲邀姑娘助我治练水军,不知姑娘可否赏脸?”虞美人早已猜到他是军旅之人,听得其为提督仍感吃惊,提及治练水师,颇是心动,古有梁红玉擂鼓震金山,那是何等威风,谁说女子就不如男!然自己身世颇多苦楚和隐秘,却不能当外人说。虞美人本名孙秀秀,乃先任珠江水师都统独女,自小父亲便携其在水师战船上玩耍,久而久之便喜欢上了蓝天碧海、连云樯橹。稍长,就缠着叔伯讲解水师斗战之法,聪明好学之下,竟也能同将军们讨长论短。及至十一二岁,心思缜密、用兵诡秘,布台推演多胜出,众将皆夸虎父虎女。为获军资,其父用珍品珊瑚赂兵部侍郎,不想满朝高官纷纷索求。其父哪里给得出,开罪朝中高官,以贪污军饷之罪抄家流放。幸得父亲众部下筹钱买通流放官员,李代桃僵得以托免,躲避在父亲一老部下家中。然适逢瘟疫来袭,老部下及家人一命呜呼,自此流浪辗转到扬州,无以为命,自卖自身到燕春楼。

见刘群诚恳,便言自己在海边长大,每日看水师演练,喜欢模仿,因此知道一二。家遭变故,流离辗转被卖到燕春楼。虞美人说得凄楚心碎,又泪水涟涟。刘群为之所感,不免长唏短叹,言道:“真可怜之人,姑娘放心,只要助我剿匪成功,必给姑娘安置一妥当去处。”虞美人抬起泪眼,拉着刘群道:“大人若是真心,虞美人自当竭心尽力。”刘群握着虞美人小手道:“我信得过姑娘,姑娘也应信得过我。”说完高声喝道:“来啊,请掌柜过来一叙。”

不多时,佳玲挑帘进来,刘群掏出官牌,‘啪’一声拍在桌上道:“掌柜,水师征调虞美人姑娘上船听用。”“征调?”佳玲很是吃惊,转而嫣然一笑道:“您别拿我开心了,她即不能挥枪也不能扛粮。再说我燕春楼该交的税赋都交了,您也不能说征调就征调不是。”刘群板起脸来道:“我说征调就征调,你想造反吗?信不信我封了你这燕春楼。”虞美人赶紧凑到佳玲身边,低声耳语片刻,佳玲瞪了她一眼,笑着说道:“不知是提督大人前来,多有得罪,国律好象说不许官员游青楼来着,您这四品高官…”刘群微愣一下,不失威严的说道:“掌柜口舌倒是凌厉,这样吧,算我借用,而后该赎身赎身。若有功,朝廷褒奖下来,自当别论。”

佳玲暗恨,这同明抢有何区别,但自古民不与官争,真惹急了,随便找个借口封了楼,生意就别做了。佳玲叹息道:“那可说好了,忘大人不要食言:暂借,大人若有他想,还是要为她赎身。”刘群满不在乎的回道:“放心,水师不是土匪。”佳玲暗骂:比土匪还土匪!

当天,刘群摔几十名亲兵护卫着一辆马车出城直奔水师大营而去。当夜,尹半仙获一纸条:冉五会刘群,刘携名妓虞美人归营。

与本文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