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独家连载】老锋原创小说《俺们这一代》13

扒苞米是新生入学的第二次建校劳动。劳动大军一大早就排着队出发了,少数有收割经验的学生拿着学校配发的镰刀,多数人的手里都攥着一根筷子做成的苞米签子,每年的这个时刻,校门口的老王家都非常讲政治,火力全开积极配合,顺便也跟着换一茬筷子。

一班是排着队先走的,丽芳注意到走在前面的刘帅拿着一把镰刀,她不由自主地跟着担心了起来。苞米地在一中的大西边,开始是一段公路好走些,后来就全是土路深一脚浅一脚的了。步行的时间有半个多钟头,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集体活动一向都不寂寞,那情景不像是去农田干活儿,倒像是学校组织去秋游。丽芳一路上都心神不定,满脑子都是刘帅拿着镰刀的样子,她只记得尹半仙调侃地说六班的两个女生一看就是旺夫相,而另外两个男生还有他自己将终生为情所困。

扒苞米分两个步骤,前面的人用镰刀完成收割,苞米杆带着苞米棒子一铺铺地倒在地里,后面的人用签子挑开苞米棒子的皮把棒子扒出来,扒好的苞米棒子都堆成一大堆儿,学校最后派车来集中拉走。乡下来的同学多半是庄稼地里的好把式,赵海和阿民的动作最快,一会功夫就扒了一小堆,乃良受文艺青年所累,动作多少要矜持些,刘大强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虽然也很快,只是要忙里偷闲地掏出小木梳梳理一番,着实耽误了进度。没干过农活的同学们模仿能力都很强,阿玥看了一会儿就看出了门道,开始手把手指导起小梅来,丽芳的心思不在干活上,她始终担心刘帅的镰刀会伤到他自己,万一不小心碰到腿上可怎么办,想到这她突地打了个冷战,签子一下扎到了手上,阿玥和小梅看在眼里,丽芳不好意思地低头笑了。

扒苞米的劳动在无限欢乐和有惊无险中结束了。午饭之前,同学们排队回到了学校,路上又是一路欢歌笑语,阿民和刘大强走在最后,看见外班的一个女生从拉苞米的车上摔下来裤子摔开了线,使劲儿忍着硬是没笑出声来。娟子和洪艳在班里负责出板报,看见大家回来兴高采烈的样子,直呼后悔没去,错过了一次宝贵的集体劳动体验。

与本文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