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星座交际指南:
不敢成功的心理秘密

一个金融专业毕业的26岁女孩,想去金融界发展。她在第一家银行的笔试是第一名,第二天要面试,她弄了个闹钟,可是第二天早晨闹钟响了她没有听到,错过了。

她又去另一家银行应聘,笔试还是第一,面试之前,弄了两个闹钟,这一次她没有错过铃声,但是在去面试的路上,她出了一个小车祸,被送进了医院,面试又错过了。而另一个个案更有代表性也更耐人寻味,是那些“老二命”的典型代表:一个男人,大学毕业就一直当官,从副科到副处到副总经理,特点都是副的。

终于熬到单位领导退休了,组织上通知他可以扶正了,他却通过一系列症状搞砸了:脸红,出汗,手抖,心跳加快,旁边有人时无法小便,口吃,脑子空白……

逃避升职,错过面试,搞砸演讲以及莫名其妙的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所有这些,人们常会归结为紧张、没有发挥好等等,而在心理学家们看来,可能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就是“在心理上不敢成功”,或者说是一种“成功者的内疚感”。

一种自我限制:我不配

为什么当我们成功了或者可能要成功了,反而会那么愧疚,那么恐惧,不惜放弃机会甚至制造失败呢?

当一个人在成年的时候,有一些梦想成真或超过了自己想达到的目标的时候就可能会产生道德上的内疚感,因为他觉得自己不配,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配什么不配什么

那个26岁的女孩,意识到自己反复地错过面试可能是内部有什么程序在起作用,在做了疗愈后发现:她的妈妈从工作到退休一直在银行里最普通的职员。以她的学历,如果应聘成功,就会比妈妈高出太多,所以潜意识里不让自己获得这个位置。

所以俄狄浦斯期也是一个见识的问题,这里可以看到见识比知识重要得多,因为见识是人格的底子而知识不过是硬盘而已。对于一个人能走多远的局限,来自于儿时的爸爸对他是打压还是尊重,来自于妈妈对他是敢于放手还是抓着不放。

那个永远当副职的男人,他的爸爸也曾是当官的,但在他出生之前就被枪毙了,“他爸爸被枪毙了,想想看,这样的遗腹子会对爸爸有什么样的想象?他要把爸爸想象得无比强大,这样他才能好好地成长。但事实上爸爸又不强大,因为弱小到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处于这样的冲突中,他会小心翼翼地不要做一个像爸爸那样的人,因为如果他一旦像爸爸就占据了爸爸的位置,那最好的就是做二号人物,还是把一号留给爸爸吧……让他当正职其实就是让他当爸爸,于是激活了他内心的冲突。对他来说,成为爸爸是世界上最大的成功,同时也是最大的焦虑。”成功者的内疚感,就是在意识层面的渴望成功和潜意识层面惧怕成功后会受到惩罚之间的冲突。

很多人去追求成功,但成功到一定程度就会停止

很多人内在有一个非常脆弱的自我意象,比如说,如果我去享受生活了,那么这就意味着某种程度上我跟我的父母世界就要脱钩了,如果我父母的世界是非常悲惨的,我怎么对得起父母?我这么快乐是不是太没心没肺了?妈妈那么难过我还这么快乐,这是不对的吧?

这个时候,这个孩子就会有内疚感,会跟所有的快乐和娱乐绝缘。而这种内疚感和罪恶感,可能到最后就变成一种很深刻的潜意识,可能压抑到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觉得“我不行”、“我不配”。某种程度上,就是一个人内在没有跟父母完成心理上的分化,父母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就要让自己也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

如果父母价值观很低,他们所要做的事情就是跟孩子比较,就需要在比较中胜出。更深层的原因,也是这个时代更常见的,就是自恋的父母。“自恋的父母对孩子的打击是非常隐蔽的,他们口头上说,我希望你过的更好。但是当我们过的很好的时候,他们会有一种被打败的感觉。他们不许孩子差,不能差到让他们丢脸,但是也不许比他们好,好到让他们觉得不如孩子。孩子会意识到自己不能超过父母,超过父母是一种不对的事情。作为孩子,就是要讨好父母的---在这个时代,父母在这个层面上剥削孩子,还挺普遍、挺严重的。

结果就是,孩子对于自己能够走多远,到达哪里,在心底里有一个预设,就是我们常说的“到顶了”那种感受。“在内心,孩子有个顶。一旦机会来,接近这个顶,或者可能超过这个顶,他们就害怕了,不知所措,不能承受。”而这种害怕,就像永远“老二命”的那个副职一样,经常性地附带着躯体化症状。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足够好的父母,就是允许孩子拥有自己的快乐和成功,并且可以超越父母。

奥南朵在课堂上会引导学员这样对父母亲说道:感谢你们给予我生命,我知道我拥有了你们当时无法拥有的物质和资源,请你们允许我运用好这些优势,请你们接纳我活出属于我自己的丰盛美满的人生。

还有一部分的攻击是很隐蔽的。

有些父母本身是自恋型人格,他反过来会嫉妒孩子,一方面要求孩子增光添彩、长面子——看我家孩子会拉小提琴、会背英语儿歌;另一方面,又一定要让孩子把荣耀归到他头上——这是我的孩子取得的成就……;

如果有一天,他的孩子自发性地获得了自己的成就,比如爸爸妈妈从来没有设计过孩子很会跑步,而孩子有一天突然在学校拿了冠军,这个父母的第一反应可能会是“有功夫不会好好学习吗?瞎折腾什么呀?”

在这种情况下,自恋型的父母就会对孩子自发取得的成就持打击和否定的态度。孩子会想——因为我有我想要的东西,所以我被攻击、被批评、被指责,我其实是不应该对生活有太多的向往、不应该有太多自己想要的东西的。这种心理印刻,在被多次鼓励或多次打击以后,就会形成习惯,变成固化模式,被高度扭曲后就会成为人格,一步一步,丧失了灵活度。

如果我们积累了太多这种时刻,而对此又无所觉察,就会真的觉得自己好差劲,又让父母伤心了。

慢慢地,这一部分事情就忘记了,但当自己得到好东西以后,这种应该低头认错的惯性会被铭刻在体内,牵制住很多人。当我们离开了爸爸妈妈,开始了自己的生活,它仍然会变成看不见的存在,导致让我们伤心的事情发生。

敢于追求成功,并不是要建议都去玩儿命拼事业,而是说,去看一看,你其实有更多选择的自由和承担,做自我的主人。

当你开始对自身积累在体内的东西有越多的觉察时,你会看到它可能正确也可能荒谬的一面,你就能选择做或不做。

当我们对自己存疑的时候,展开自我的探索,虽然不一定能百分之百看明白,但多看两层,可能生活的自由度就提高两层。

自我觉察、自我意识是比较困难的事情,但能够把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在你的故事里找到它的理由,并在现实中,用行动作出的选择,一定是那个时刻能做出的最好选择。

当你要被升职了,好紧张,想放弃,为了保护自己不要面对那个攻击,你退下来,实际上是在安抚自己、保护自己。但如果更多地看到这一层信息的现实性到底发生的概率有多高,或者你或许有更好的保护自己的方法——除了跑,除了牺牲掉自己的愿望以外……我们长大后是有很多能力的,只是当这个情结被触动时,你就忘记了,迅速回到了当年那个被父母打击了的孩子。

从不敢到敢,其实是可以的。只是心理上敢于,你就自由了,有选择了。

Q & A

问:如何对在心理上的不敢成功,进行觉察呢?

答:看一看你生活中有没有太多的自我懊悔,太多的去想“当时我要是这样就好了”。我们是通过回顾自己的过去看清楚未来的路要怎么走的。

问:当获得某个机会时,首先体验到的是恐惧和害怕,以至于逃跑,怎么才能扼制住自己这个逃的情绪冲动呢?

答:当这种情绪出现的时候,要培养自己一个能力,不是顺着它去选择行动,而是去看一看这个情绪到底是什么,有没有很熟悉?它是不是已经熟悉到跟现实没太大关系?或者说,只要有这个信号进来,你的这种情绪就被激发。这涉及到情绪管理的能力。情绪是很自然的,任何一个现实或思想上的刺激都会让人产生情绪,但接下来的一步是什么?要观察。

问:在心理上不敢成功,破除的方法是不是特别难?

答:你要想办法看到它。如果你觉得在职场中经常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丧失了升迁或获得更好报酬、代价的故事,就要想是否还再重复。

那么,第一步,要慢下来,当领导跟你提的时候,说“我消化一下”,不要马上说是或者否,因为说了会后悔。

第二步是一定要积极地引入现实信息。当你觉得自己搞不定新的职位时,可以跟同事聊聊天,跟信任的前辈聊聊天,包括可以更多地问领导,你想提升我,能告诉我你从哪些角度考虑吗?听听大家对你的评价,这些评价很可能跟你头脑中积累的那些负性评价是不一样的。这样你的现实感就会更高一点。

与本文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