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星座交际指南:
莫言如何看为改编剧本而写小说?

上世纪90年代,在金钱的诱惑下,莫言写了不少电视剧本。莫言坦诚,他写电视剧本的目的很单纯,就是赚钱。当时写一集电视剧能赚1万5,别人只能赚5000。

但钱不是那么好赚的,莫言曾经在山东大学的一次演讲中说,每写一部电视剧,人格上就好像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每次你都会被低劣的电视剧导演横挑鼻子竖挑眼。”莫言痛苦地说。

人格上的侮辱不妨碍莫言的创作,那段时间莫言写的电视剧剧本可不少,如《梦断情楼》、《红树林》、《良心作证》、《哥哥们的青春往事》等等。1993 年夏,莫言和吴滨、史铁生、刘毅然、余华、苏童、贾平凹、格非、杨争光、叶兆言、朱晓平等11位严肃文学作家还联合创作了20集电视系列剧《中国模特》。

《红树林》是先有剧本,再写小说,《红树林》后来被证明是失败之作。莫言发现,这样创作只能写出臭狗屎来。他总结说,“如果构思小说的出发点就是冲着改编剧本去的话,是一定会影响小说的文学价值的。作家在写剧本时,不要把它当做赚钱的手段,要有非常真诚的创作状态。”

莫言后来就没这么干了。他在写《生死疲劳》时候就压根不去考虑这部小说要改编成电影或者电视剧的事。

当莫言不再去想改编电影或者电视剧的事,他的小说也顺利得多了。比如《檀香刑》,比如《生死疲劳》,比如《蛙》。

虽然写的时候不想改变影视剧的事,但写完以后莫言又抱怨:怎么就没人打他作品的主意呢?在一次书展上,莫言吆喝起了影视改编的事,他说,他的小说《檀香刑》和《生死疲劳》都非常适合改编成影视作品,改编以后肯定是浩大的作品,他就奇怪为什么没有人找上门来。

奇怪吗?不奇怪。莫言的小说中暴力和性的元素非常饱满,比如说,他改编成电影的4部小说,无一例外都具有“野合”的元素。而《檀香刑》的暴力则让莫言获得了“嗜血魔王”的称号,《生死疲劳》中的主线又是“轮回转世”,而《蛙》又剑指计生政策。在目前苛刻的审查制度下,很难想象有导演敢改编他的小说。

此外,正如此次诺贝尔奖的颁奖词,莫言的小说“杂糅幻想与现实,历史与社会视角,莫言创造的世界之复杂性令人想起福克纳和马尔克斯的作品,同时他又在 中国古老文学与口头传统中找到新的出发点”。对于文学作品,这是巨大的赞美,而如果是改编影视作品,那它的难度之高让人难以企及,只是想象一下,马尔克斯 的《百年孤独》怎么改编成电影?或者,即便改编成电影,小说中的“魔幻现实”怎么能够防损?

改编莫言的小说,而又不损失其意境和趣味,这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既是对审查制度的挑战,同样也是对导演能力的挑战。

与本文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