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星座交际指南:
朱熔基12年前的讲话发人深思

2003年2月20日,国务院召开了第四次廉政工作会议,出席会议的有中共中央、国务院系统各部、委、办的二百五十多名部长级高官,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应邀列席了会议,国务院常务副总理李岚清也出席了会议。

检讨自己的无所作为表达怨气

朱熔基说:“我还有一年零一个月的任期,党内外对我有各种评议、打分,大概不会有人指责我是个恋栈官场的人吧?我生性是个事务主义者,在官场又是个难改的自由主义者(注:朱在反右时曾被打成右派,下放劳改近二十年)。今生要改也难,那就索性不改了。我提前向大家作个交待,我对人民作出的承诺没有办到(注:大概是指朱曾提出的“大、中型国企三年扭亏、政府部门架构精简一半”的承诺),如果再给我三年时间,我也没办法办到,客观环境嘛!老百姓骂我调门高、气昂昂,结果呢?还不是老样子!这对我算是留情的,我感到内疚、痛苦。“

“坐在总理的位子上,才有切身感受。老百姓骂,基层干部怨,在座的部长又是推,我都能接受、理解。可那班子内部、外部的批评声浪,无声的动作,不能不使我分身、心碎。大账、小账都在同我算,算吧!再算上十三个月够了吧?我朱熔基不是神仙,不可能有小平同志的权威,我看今后也没有这样的权威领袖了(注:此言犯忌,蛤蟆核心闻此肯定不高兴)。我也不具备周总理的才智、修养,我上有总书记、有政治局集体,还有人大、“核心”的监督,放手干,还要不要集体领导了?大胆干,还要不要按法规办事了?这样干,那样干,还要正确处理好发展、改革、稳定的关系呢!?这方面我找不到有捷径可走,所以它注定了我失败的命运。”(注:此言虽是牢骚话,但句句说的也是实情。)

承认党内的严重腐败

“我今天承认,在会上、在公开场合,我都讲过违心的话,讲了不少空话、假话。接下去要召开“两会”了,到下面去听听意见、议论,就能给自己的工作、给所属的部门打个分了。若不然,去基层、街道、学校、退休职工家庭、农村看看听听,再给自己打个分,就会得到一个科学的、实事求是的评分。

“社会上形成的所谓同感共识,里里外外、东西南北,全都是假的、伪劣的,唯独只有一个不假、不伪劣,那就是党政领导干部的腐败,那才是货真价实的。

“对此,在座的,有的同志会接受不了,我也难以接受。是不是以偏概全,有些过激了?如果我们能清醒些、认识自己是人民公仆,如果我们能对照党章,如果我们能对照中央三令五申的党政机关、领导干部的准则,如果我们拿出勇气到社会上去听听,如果我们能清理一下自己的财富,大概就不会太难以接受了。”

其后,朱熔基讲到了中共十六大筹备领导小组、中纪委、中组部于一月底完成的准中央委员、准候补中央委员在党内、知名人士和社会团体中调查、社会考察、咨询的结果。他说:“政治局常委看到这个结果时是震惊的、沉痛的,共产党对此要承担全部责任,政治局常委会班子要负重要责任;因为,政治局常委会是最高决策、领导层,它不承担谁承担?它不负责谁负责?这样的局面继续下去,哪有政局不乱、百姓不反的道理!?"

“国家命运、民族振兴,要毁在我们这一代身上了;这样的局面不扭转,不对体制、机制上的改革紧迫性取得一致并加大力度贯彻,我对我们国家的前途是忧虑的,共产党执政地位的合法性危机,已经摆在我们面前了。”

中纪委调查显示、高层领导几乎全都烂光了

在这次国务院廉政工作会议上,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公布了一项对现职中央各部委、省级党委、政府二百多名正、副省部级干部工作、作风、干群关系的三项指标调查结果:其中,中央部委的正、副职干部,好的和比较好的,只占百分之十五;坏的和最坏的高达百分之三十;而省级党政正、副职干部,好的和比较好的,只有百分之八;坏的和最坏的占到了百分之六十。尉健行在会上还披露:去年中纪委收到对中央部委副部长级以上的举报信就有九百多宗,而对地方副省级以上干部的举报信更多达七千多宗;而且,所有的举报信内容,都离不开贪污受贿、生活腐化、滥用权力、配偶和家属靠权敛财、大搞宗派和山头活动、欺上瞒下搞假业绩等六个方面。

就此,朱熔基直言不讳地抒发了他的无奈感,他说,“我只希望在我卸任之后,全国人民能说一句,我是一个清官,不是贪官,我就很满意了。如果他们再慷慨一点,说我朱熔基还是办了一点实事,我就谢天谢地了。”(注:一个十四亿人口的大国总理,最高的自我期许仅仅是作一个“清官”,足以反衬中国君权政治的真实现状!)我下台之后,你们这些国务院的各政府部门的部长可能会报复我,说不定我现在讲话,下边的人就在恨我哪。”

在听到查处陈希同贪污腐败案后,朱镕基极为震怒地插话说:“反腐败要先打老虎后打狼,对老虎绝不能姑息养奸,准备好一百口棺材,也有我的一口,无非是个同归于尽,却换来国家的长久稳定发展和老百姓对我们事业的信心。”

与本文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