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星座交际指南:
深入分析萧红和鲁迅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萧红在民国女作家里,长得不漂亮,文采也不见得最好,却在史上留下一笔,这与鲁迅的直接帮助是分不开的。

鲁迅与萧红是师生关系,有人却反对,说鲁迅暗恋萧红。理由是,如果不是暗恋,何以那般推荐萧红的作品,还毫不吝啬地赞美萧红,称她“是当今中国最有前途的女作家。”

作者对鲁迅的理解是,他对萧红仅止于喜欢,但还未至于暗恋。

说到暗恋,更愿意让人相信,鲁迅心中理想的女性模本是当年的北大校花马钰。马钰生得美,有思想,是那种让男人见了便要仰慕,仰慕到甚至不敢追求的女子,只要能见见这个大美女,就开心之极。

鲁迅初次见到马钰,便很善待这个小朋友。把马钰的一篇写他的习作,也欢喜地收入自己的集子。出版之后,还专程送马钰一本。

鲁迅那么忙,却连马钰的考学也参与意见。一直赠书给马钰,直赠到马钰嫁人,才停止赠书。

为什么要等到马钰嫁人才停止赠书呢?是怕马钰的夫君有想法吗?如果他自己心里坦荡,又何以会考虑到这般细微?

在情感上,鲁迅肯定比不上郁达夫来得激烈。鲁迅基本上不追女人,原配太太是包办,他不喜欢,冷酷到一生都不碰她。许广平是鲁迅的学生,如果她不主动向鲁迅进攻,恐怕这辈子她也不可能成为鲁迅的夫人。

许广平成为鲁迅的夫人,也很费了些周折。在她向鲁迅表明心迹后,鲁迅心内还犹豫不定。两人都同居了,鲁迅对外界还避嫌着他们的关系,称许广平是他的助手,如果朋友在他家撞见许广平,他就对人说,许广平是来帮他抄稿子的。出去旅游,非要三人房,让友人陪睡。仿佛这样才能表示他们的清白。如果不是许广平怀了孕,他们关系的公开还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

对于萧红,鲁迅有必要暗恋吗?

萧红这个女人怎么说呢?她被后人评说一生情路坎坷,可看过她每段感情之后,不知为何,会觉得她是一个根本不会爱,不懂爱的女人。

且看差点把她逼向绝路的第一段感情吧。那个被包办的男人王恩甲游手好闲,萧红之所以出走,就是为了逃避这段感情。她跑到北平,生活却无以为计,不得不返回故乡。出人意料的是,在重逢王恩甲之后,只因为王恩甲给她提供暂时的住处,并答应陪她去北平上学,她就和人家同居了,还怀了孕。在被弃后,萧红很被同情,可是在同情之余,不免让人对她的爱情态度产生怀疑。这一时的萧红根本还不会爱,她只停留在生存阶段,怎样生存下去才是硬道理。

萧红与萧军的爱情也很奇怪。他搭救了她,并爱上那个一无所有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她呢?就因为他救了她,就再次交付自己的身体。

萧红和萧军在一起,也是为了让自己生存下去。不排除她会对他产生爱情,但这样的爱情是卑微的,不平等的,是需要她仰视的。也难怪萧军在婚后对她不尊重,甚至拳脚相向。

在萧红的爱情婚姻里,看到的只有两个字:生存。

萧红搭错了王恩甲那条船,却没有搭错萧军这条船。萧军不但成功地让她活了下来,还发现了她的闪光点,让她踏上了文学之路。并且萧军还引见她认识了一个对萧红的创作至关重要的人,鲁迅。

可以说,如果没有鲁迅帮助,就没有萧红的成名。

鲁迅起先也很怠慢萧红。萧红不是那种让人一见便心生怜爱的女人,她不美,那时也还看不出什么才华,很普通的一个女人。

但是萧红的性格特别好,有着年轻女子的天真活泼。在与鲁迅通信不久,她就对鲁迅发出了抗议书。不许鲁迅在信里称呼她为女士。这种近于孩子撒娇的抗议改变了两人之间拘谨的关系。鲁迅在回信里也开起玩笑:“悄女士在提出抗议,但叫我怎么写呢?悄婶子,悄姊姊,悄妹妹,悄侄女——都并不好,所以我想,还是夫人太太,或是女士先生罢。”

鲁迅再怎么严肃,还是需要有放松的时候。

在婚后,许广平不但成了鲁迅事业上的助理,也是他生活上不可缺的伴侣。但显然,他们之间缺失了一些情调。

在萧红的《回忆鲁迅先生》一文中,就可以看到许广平的忙碌。

鲁迅在生病或忙的时候,来的客人都是许广平陪。萧红描述着许广平(许先生):“许先生从早晨忙到晚上,在楼下陪客人,一边还手里打着毛线。不然就是谈着话一边站起来用手摘掉花盆上已干枯了的叶子。许先生每送一个客人,都要送到楼下门口,替客人把门开开,客人走出去而后轻轻地关了门再上楼来......来了客人还要到街上去买鱼或买鸡,买回来还要到厨房里去工作......鲁迅先生临时要寄一封信,就得许先生换起皮鞋子来到邮局或者大陆新村旁边信筒那里去。落着雨天,许先生就打起伞来......”

许广平对鲁迅的好无可挑剔,但却无法让鲁迅的精神放松下来。鲁迅有着文人的敏感和脆弱,这些却被许广平忽略了。琐碎的生活让许广平不能再分身了,但鲁迅的精神需求却不能因此停止。鲁迅在最痛苦的时候,常夜不能寐,独自躺在阳台冰冷的水泥地上。

鲁迅不说,但愈是不说,心内愈压抑。除了把心内的火山用文字宣泄之外,在生活里,他也是需要有红颜知己的。萧红的闯入,无疑给鲁迅幽闭的心打开一扇窗户。

萧红年轻单纯,又已婚。这样,鲁迅与其交往没有负担,也不用担心别人说闲话。有一首诗云:我被你深深的吸引,不是因为我爱你,而是为我那逝去的青春......

鲁迅与萧红在一起,只是为了那逝去的青春。一个终日沉溺于文字书稿中的鲁迅,见到一个活泼的女孩,仿佛沙漠中的一抹绿色,自然是欣喜的。萧红仰慕鲁迅,她对鲁迅的感情远远要大于鲁迅对她的感情。

萧红是鲁迅家的常客,不同一般的客人。她能深夜十二点还在鲁迅家聊天,还能在鲁迅家与许广平一起包饺子。她对鲁迅的私人生活都极为熟稔,以至于她写的关于鲁迅先生的回忆文字洋洋万言。

他们也许是理解彼此的,同样的敏感,同样有过不幸的婚姻,同样生过肺病。更重要的是,都写作。

许广平跟了鲁迅一辈子,写出的文字也不及萧红感人。

萧红仗着自己比鲁迅小,在他面前,常会流露出小女人的娇纵。男人对仰慕自己的女人,只要不是太反感,都会善待。鲁迅也是高兴见到萧红的。有时也把他送到大门外,怕她不认得路,而把附近的标志和门牌号指给她。

鲁迅和萧红是啥关系?如果说鲁迅对萧红没有一点感情,也不大可能。但这是什么样的感情呢?应该是纵容孩子般的感情,不掺杂任何欲望的。

有一回,萧红去赴一个筵会,去找许广平帮她挑选束头发的绸子,选好之后,又把一条并不适合萧红的桃红绸带比划给鲁迅看,鲁迅立刻沉下脸说:不要那样装饰她。

这句话,让许广平很窘。同时,也表明了鲁迅对待萧红的心意,他们之间还存有着一层客套,不像对许广平,可以直接呵斥;同时,萧红在鲁迅心内是很高的,所以不允许别人对她不好,哪怕仅是玩笑。

鲁迅对萧红,更多是像纵容一个孩子。他并没有给她暧昧的机会,如果鲁迅肯给,萧红绝对不会拒绝。想萧红连王恩甲、萧军都可以跟的人,何以会拒绝她心内崇拜的鲁迅。女人常因崇拜而爱慕,鲁迅又那么帮她。

鲁迅没有给萧红机会,萧红自然也不会自讨没趣,何况许广平对她又不错。萧红常去鲁迅家。一来是鲁迅在文学上绝对能帮到她,二来萧红很寂寞。婚后与萧军性格不和,时常发生矛盾。这些倾诉给鲁迅,自然能减少压力。

萧红去鲁迅家实在太频繁了,有时聊天到十二点都没夜车了,鲁迅就让许广平送萧红,叮嘱要坐小汽车,还要许广平把车钱付了。

许广平对萧红多少在点妒意吧,但也不便明说。平日聊天也就罢了,就是在鲁迅病的日子,萧红也来,鲁迅无法见客,只能让许广平陪着。有时,许广平陪着萧红,还担心鲁迅在楼上的病情,嘴上不说什么,估计心里盼不得萧红早些走。

不要说他们之间有什么暗恋,就是如此的关系吧,保持一定距离,心灵又相互抵达。这些感情,是不能说给婚姻里的那一位的。这样的止步,却是能维持一生的情谊。

与本文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