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星座交际指南:
“少年不敢读莫言”谁之过

“建议中学生现在不要读我的小说,可以等到你长大结婚后再看。”11月30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在中山大学开讲《我小说中的原型》,讲座最后, 一位中学生抢麦直率提问:“老师要求看莫言小说,可是小说有许多性行为描写,如何看待性?”“谢谢你的坦率!”莫言有些尴尬地说,“我最直接的建议是,现 在不要读我的小说了。但可以读我的散文,写母亲的,写乡村风景的,写读书的……”(12月1日《现代快报》)

文学作品中的性描写,已经是家常便饭,古今中外一些名家常擅长于此。比如《红楼梦》、《聊斋志异》莫不如此,作家将灵与肉、欲望与人性的挣扎,写得 缠绵悱恻,荡气回肠,只不过是文言文,读起来也就很隐晦。在当代著名作家中,贾平凹、陈忠实、张贤亮等人的作品均有不少性描写,但他们对性的描写,出于故 事情节需要,是关注生命的重要表现,是男女之间关系的真实写照,与黄色小说不可相提并论。

故而,对于中学生对莫言小说多有性描写的责难,莫言不必“坐不住”。“少不读莫言”,或者说少年不敢读莫言,其“罪过”不在莫言本人,因他不是专门的童文学作家,写作小说时也就不会像儿童文学作家那样预设阅读人群。莫言曾经多次表示,为孩子们写书是他的梦想,若单纯为孩子们写书,相信他会力避涉性话题的尴尬。

文学作品涉性不是孤立问题,比如涉性动漫、电影及其他艺术,几乎难以逃离中小学生的眼睛,网络上有些东西远比文学作品中的性描写更露骨、更可怕,中 小学生也能轻易接触到,即使不读莫言,也不能禁绝这些“污染”。关键是要把正常的性教育这堂课补好,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爱情观和性意识,从而正确看待小说 中的性描写。老师及家长谈性色变,谈性羞答答,反而不利于学校和家庭开展性教育。

少年不敢读莫言的“罪过”,其实在于给中小学生推荐读物的老师及家长。如果说带有性描写的情节确实不适合中小学生阅读,那么,给中小学 生推荐读物的老师和家长,则完全应该根据学生不同的年龄段,推荐不同的读物,而不是唯名人名著的“马首”是瞻。即使是莫言的小说,也应该有选择地推荐,没 必要把任何一部都当做必读书推荐给中小学生。虽然莫言获得了诺贝尔奖,他的作品也确实不错,但正如莫言自己所说,“我的书的确是没有几本适合少年儿童读 的”。

与本文相关